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产品介绍 > 正文

《天官赐福》动画屡翻车B站的国漫之光怎么了?

发布时间:2021-12-02

  凌晨登陆B站开屏、总播放量破2亿、胡夏演唱的新ED首登正片、大花城登场与谢怜CP发糖,11月19日这个节点性的日子,同时也让《天官赐福》动画经历了开播以来的最大翻车风暴。

  原定早上11点更新,后因“介质传输”问题延期到晚22点开播的《天官赐福》第九集正片中,弯刀厄命与刻磨将军打斗的镜头抄袭《进击的巨人》经典片段兵长砍猴,被各家粉丝骂上热搜。bilibili国创方面迅速替换了争议片源,《天官赐福》动画导演、绘梦动画CEO李豪凌在微博发布回应,但并不能平息多方粉丝的愤怒。

  巨人粉丝怒骂《天官赐福》动画抄袭碰瓷、《天官赐福》原作粉丝生气动画团队毁IP给原作带来负面影响、《天官赐福》动画粉丝生气作品高开低走还要自己作死。对于此事,86万粉丝的@天官赐福动画官方 微博并未给出任何表态,《天官赐福》动画的B站评分从9.4直线分。

  从开播以来就备受关注,作为bilibili国创成立三年来上线的最重磅的动画作品,舆论中“国漫之光”、“频频热搜”、“外网好评一片”的《天官赐福》到底怎么了?

  这并不是《天官赐福》动画首次陷入负面风暴。作为墨香铜臭的小说作品,《天官赐福》动画从立项以来就争议不断,尤其是换CV事件掀起了第一波粉丝大战。

  2020年6月10日,@天官赐福动画官方 微博发布主要角色花城配音演员为729声工厂孙路路,引发了粉丝的不满。粉丝认为配音演员与想象中的角色声音不合适,要求换人。次日,@天官赐福动画官方 发微博表示正在慎重商议并重新拟定配音人选。原定配音演员孙路路也在12日发布微博进行回应。

  但实际上,早在2019年11月17日哔哩哔哩国创发布会就曾发布过《天官赐福》动画的首支PV、2020年3月13日发布了动画第二支PV,针对这部作品的配音合作在7个月前就已经开始。2020年6月的生贺彩蛋引发了作品粉丝的不满,@天官赐福动画官方 第二天立马声明换人的做法激起了声优粉丝的愤怒,更有粉丝整理了多个长图,质问天官赐福动画官方是否有工作人员引导粉丝舆论与原配音公司729声工厂对抗,选角不专业却用网暴的方式倒逼配音团队换人。

  正式开播后,《天官赐福》动画的配音合作公司从729声工厂换成了光合积木,姜广涛和宝木中阳两位老师坐镇也算勉强平息了换CV事件的负面风波。但很快《天官赐福》动画OP描图抄袭眠狼画的《剑网3》叶英,再次引发了观众的不满。虽然后来PV制作外包团队ART+发声明致歉并替换了素材,但因为《天官赐福》、《剑网3》圈子速来不和,这次更是矛盾激化。

  除了动画制作方面引发的争议,《天官赐福》动画作为bilibili亲儿子也因为过度营销屡遭吐槽。更新9集微博热搜上了十几次,有些还是因为负面消息。B站自己可控的站内热搜榜就更甚,只要有《天官赐福》动画更新就可以稳居前三,碾压一众社会娱乐科技大事件,推荐位无处不在,控评如潮,被称为“QJ式营销”。

  11月6日,bilibili百大UP主@凉风Kaze 发布了一条关于《天官赐福》动画的动态,遭到其粉丝的强烈反感,一小时内掉粉过千。即使凉风删动态保平安,还是被粉丝标记为“恰烂钱”避雷。此事被用户视为bilibili对用户底线的试探,也证明了《天官赐福》动画的争议注定其无法成为bilibili国创区的门面担当。

  负面不断的大部分原因是制作团队的漏洞百出。诚然,《天官赐福》动画的第一集确实凭借巧妙的编排、还不错的画面和优秀的插曲,满足了不少原作粉丝的期待,也吸引了新粉丝的入坑。但随着剧情发展,音画不同步、画面粗糙、角色改编不合理、抄袭等问题频频出现,远达不到平台S+级作品应有的水平。

  一直以来国产动画难都被归因为缺钱、缺人、缺时间、缺好故事、缺资源。对于含着金钥匙的《天官赐福》动画来说,这些问题都不值一提。缺钱?bilibili高价从晋江购入《天官赐福》改编权,漫画动画同步开发,说白了就是想复制同为墨香铜臭小说改编的《魔道祖师》动画在腾讯视频上的成功,制作费用上更是绝不吝惜。

  缺人?《天官赐福》动画的制作团队是已经被bilibili收购的绘梦动画,有着几十部国产网络动画制作经验,国内几百人的制作团队,还有日本、韩国等多地外包合作团队,还投资了不少外包工作室,做过《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凸变英雄》、《仙王的日常生活》等比较成功的作品,堪称国产二维动画半壁江山,《天官赐福》更是有多部作品创作经验的CEO李豪凌亲自执导。

  缺时间?2020年10月底开播,2019年11月官宣首支PV,但实际上bilibili与晋江官宣版权合作的时间是2018年7月,洽谈肯定就更早了。也就是说《天官赐福》动画从立项到上线有两年以上的时间,如果说2015年,缺钱缺人的公司2年做一部动画时间紧压力大,但现在毕竟是2020年,制作方毕竟是一年十几部的绘梦动画,2年打磨一部2D动画真的不算短。

  缺好故事?虽然作者墨香铜臭争议不断,但《天官赐福》本身也是晋江这个老牌网文平台的头部小说,受到很多作品粉丝喜爱,也衍生了不少同人创作。相比多数国产动画编剧的纯原创剧本和一般网文作品,《天官赐福》已经是很好的改编素材了。而且其中主要角色性格特点突出又讨喜,同时也是一部不错的群像作品,故事情节有主线有分支,篇章有长有短,方便进行季番、番外、剧场版等多类型动画改编。

  缺资源?《天官赐福》本身自带粉丝(还有黑粉)就自带热度,不是大多数动画上线面临的冷启动。bilibili更是给足了资源,堪称国产动画在B站享受过的最佳待遇之一。很多动画作品因为没有平台的推荐,做不起口碑,买不起营销而无法被观众看到,这些问题在《天官赐福》动画身上完全不存在。

  《天官赐福》动画拥有的一切是其他国产动画可望不可及的,如果从这一点上看,其被称为“国漫之光”确实值得。但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官赐福》动画高开低走的表现让人失望,负面不断的最大原因不是因为原作的争议而是动画作品本身更是让人惊讶。

  对于bilibili国创区来说,《天官赐福》动画的意义重大,一方面是下了血本,更重要的是成立3年多的bilibili国创区依然没有很好看的答卷交给市场。投资了26家动画创作团队,出品了125部国产动画,连开3届“Made by bilibili”国创发布会,今年又公布了35部待开发新作,花了不少钱,但一直没有一部爆款动画可以捍卫bilibili作为公认的二次元大本营的尊严,更没有一部国创作品可以扛鼎bilibili与动画的十年之约。

  不止是《天官赐福》,今年bilibili出品的国产动画作品,要么扑街,要么或多或少有些争议,想Peace的做好一部动画实在是太难了。年初爆款《仙王的日常生活》动画被诟病设定抄袭日本知名日常番《齐木楠雄的灾难》,又因为魔改剧情、虐主、战力崩等问题被动画粉丝骂的不行,虽然有近600万的追番数,但31.3万人在bilibili评分后只给了这部作品4.7分。bilibili在3D动画中为数不多的押宝作品《灵笼》也是经历了停更,历时一年多才播完第一季12集正片。

  另一部bilibili很早就参与投资的3D动画《芯觉》更是扑的很惨,连骂都没骂起热度。爽文改编的《元龙》因为题材爽文改降低了不少观众的印象分,虽然是作品火了,但准确的说,《元龙》的火是在意料之外,动画观众、原作粉丝,包括bilibili自己也并没有对这部作品抱有太高的期待,这也间接反映了bilibili并不了解自己平台的动画用户,对动画内容的把控能力不强。

  未来几年bilibili国创的发展仍有待观察。从上个月bilibili国创发布会的片单可以看出,今年的bilibili出品动画不少是以前做外包的团队进行制作,成熟团队的作品并没有很好的表现,以前只负责部分环节的公司承担全片制作,质量更让人担心。

  虽然bilibili有意扶持有动画理想和创作能力的新团队、新作品,给动画产业的未来更多机会。但也意味着之前几年B站通过投资动画公司锁定产能的计划推进并不顺利,每年仅合作1部作品的出片频率无法满足bilibili的内容开发需求。同时,相比于与成熟的动画公司周旋,与很少走到台前的二包产能公司合作显然是更可控、更好的选择。

  而国创这一版块对于bilibili的意义也愈发从核心内容转为边缘情怀,以至于老板们对做好国产动漫的决心让业界感动。花钱不少赚钱难是很严重的问题,在bilibili每期的财报中,国创基本不会与“赚钱”挂钩,更多是作为bilibili的“优质”内容投入被提及。

  而在赚钱方面,bilibili出品的作品在近两年陆续进行了广告植入,多数情况属于借助平台流量优势进行的打包销售,即多个动画植入同一个/类似的品牌贴片广告,极少数才是作品本身得到广告商的认可,相比动画,甲方们更喜欢bilibili这个年轻人社区,至于具体动画是哪部还没那么重要。

  除了广告,目前动画的主要变现途径是IP授权,包括衍生产品和衍生内容开发。说实话,片子这么多,bilibili本身也没那么多精力投入,更多时候会把版权和授权机会交还给联合出品的动画制作公司手里,多数动画公司的授权资源和能力有限,他们如果能靠版权收入赚钱,也不必努力争取合作机会赚制作费补贴家用了。

  尤其是在影视剧、游戏的开发方面,B站确实没有同为平台的腾讯视频、爱奇艺的先天优势。虽然是靠游戏《FGO》赚钱起家,近几个季度bilibili游戏业务收入占比持续下降,原因一方面是其他业务收入的良性发展,但更主要的是B站《FGO》后继无人,没有新的赚钱游戏作品。

  作为游戏的近亲,bilibili参与出品的国产动画目前只有《大王不高兴》同名手游由B站独家代理发行,根据B站up主@国产二次元手游观察 的数据,2020年1月上线月《大王不高兴》手游预估总收入为1.19亿元。相比之下腾讯开发发行的《一人之下》同名手游,5月27日开服,截至5月31日,国服预估收入为1.43亿,5天收入就超过了《大王不高兴》手游上线个月的总和。

  影视剧方面对于B站整个平台来说,目前尚处于破圈试水阶段,Q3上线的口碑剧《风犬少年的天空》在B站总播放量3.8亿,与其他平台还差几个数量级,对于影视内容起步期的bilibili必然会选择更稳妥的方式运营,而不会选择不温不火的国产动画IP投入影视剧冒险。

  bilibili最引以为豪的UP主群体对国产动画的涉猎也在减少,更多时候是配合平台进行站内推广。做国产动画相关内容费劲不火基本是up主和粉丝达成的共识,除了Lex这种综合型资深up主,关注国产动画的头部up主粉丝量基本都是别的分类头部up主粉丝量的零头。

  最重要的是,国产动画真的很花钱,近几年来bilibili陆续投资了数十家动画公司,最终依然没能实现产能绑定,动画公司的话语权在提高,想要进行深度合作还需要二次投资作品再花一笔钱。目前头部作品的平均投入已经达到2000-3000万每部,按照哔哩哔哩通常10-30%的投资比例,着实是一笔不小的投入。

  作为一家8月份月活破2亿,Q3平均月活1.9亿,日活5330万,正在摆脱二次元标签实现转型的年轻人社区,bilibili需要做一家成熟的商业化公司,国创这块不赚钱不赚名对用户吸引力有限的业务,没人知道这种为爱发电可以让bilibili坚持多久。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17小时前钛媒体 App发布了 《千亿量化私募基金再下猛药,巨型规模成其紧箍咒》的文章

  17小时前钛媒体 App发布了 《2021年,你的欧巴正失去“泡菜自由”》的文章

  2021-11-29钛媒体 App发布了 《用户至上时代,投资者如何武装自己,进行准确的价值判断?》的文章

  2021-11-25钛媒体 App发布了 《千亿赛道、百亿市场,谁在撑起轻医美这门大生意?》的文章

  2021-11-23钛媒体 App发布了 《消费品牌如何实现第二增长曲线点答案》的文章

  最新视频1.8万次播放创头条、博士科技联合阿里云加速器发布智能制造产业白皮书抢发第一评晴小天2.6万次播放河南卫视:“科创中国”新时代创业者说活动——智慧医疗新力量创新创业沙龙在郑州举行抢发第一评李雪曼2.3万次播放河南卫视:“科创中国”新时代创业者说——数字治理新力量创新创业沙龙在郑州举行抢发第一评李雪曼最新专题0